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日志

 
 
关于我

“细小山涧溪水,微弱荒野竹风”。 网络是虚拟的,为人是诚实的.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故乡三绝:八百里武当山、三千米神农架、亿万年恐龙蛋

网易考拉推荐

【黄承林原创】父亲曾是坏明星  

2018-05-04 07:34: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曾是坏明星

 

父亲一生勤劳善良,待人真诚,绝对让人想不到,他曾经是乡村有名的反派明星。

父亲是遗腹子,名讳天赐,大名永举。生于民国二十六年,农历丁丑牛年二月十三,公历1937年3月25日。父亲刚满百日,北京就发生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人生最大悲哀之一是少年丧父,父亲则是生未见父。国家最大的灾难是列强入侵,父亲恰逢此劫。父亲可谓积家国之难为一体,注定一生命运多坎坷。然而,父亲始终是那样坚强、勤劳和朴实。

父亲原本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父亲言语不多,小时候,父亲的眼睛是我们父子沟通的一种媒介。我们兄弟能从那眼神中窥探出父亲对我们的严慈。当我学习进步时常从父亲和蔼的眼神中受到鼓舞。当我做错事时,就不敢正视父亲的眼睛,父亲不经意的一瞥,就让我心惊和自责。

记忆中,父亲的眼睛曾为我流过一次泪,这一次让我刻骨铭心。那年我十五岁,我从柏林学校初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上省级重点高中——十堰市一中。但是,这所学校在市区中心,生活住宿等费用较高。当时家中兄弟六个已经有四个孩子上学,困难可想而知。柏林学校的班主任老师三番五次到我家做工作,希望我能够上这所重点中学。我深知父亲也是这种希望。然而,面对保一失三、顾此失彼的无奈,父亲的眼睛变得迷茫起来。当最后一次送走老师,我第一次发现晶莹的泪珠从父亲的眼眶无声地滚落下来,我的心不禁一震。从出生到懂事,便听长辈们说父亲经受了许多磨难。但从来没有看到父亲流过泪。这一次面对我的上学问题,父亲却哭了。后来,我在黄龙中学,现在的十堰市十中上完高中,考上湖北汽车工业学院。

好像从那以后,父亲的眼睛便开始有些病变。遗憾的是当时没有引起家人的重视。终于有一天,父亲的眼睛睁闭竟然不能自控。我们才从医生那里知道,父亲的眼睛已经受到视觉神经系统的严重干扰,这种干扰时有时无,没有任何规律,正常时能睁眼看人看物看书,检测视力可达1.5;严重时竟同盲人一般,无法睁开眼睛,医生也无可奈何。

父亲做事认真而有条例,算盘打得比较好,曾在柏林生产大队当过会计,在大队粮食加工厂和砖瓦厂也工作过。但父亲生性耿直,不会走关系,所以最终还是一名农民。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父亲曾是大队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演员,经常试演黄世仁、南霸天之类的地主、坏蛋角色,演得入木三分,令人印象深刻。用现代话说,父亲就是当时乡村一位著名的“反派明星”。那时候,父亲经常带我去大队部看他们排练节目,这对我后来爱好文学写作和文艺活动有着直接的熏陶和影响。

在我们兄弟的记忆中,父亲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很少与人争论,遇到我们犯错误也总是跟我们讲道理。由于我自小身体多病,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但是,在三弟黄承洪上小学校二年级的时候却被父亲打了一次,让他至今记忆犹深。

黄承洪的记忆中,那年的冬天特别冷。那天上学的时候他和鲍家一个叔叔一起,鲍家叔叔的腿有些瘸,带了一个用破脸盆改成的火盆到学校去。中午放学的路上,承洪和鲍家叔叔一起拣了很多干柴,就在一处空地上在把火弄起来,顿时围了许多学生来烤火。围在火堆旁顿时感觉全身都暖和起来,一会感觉自己的裆部怎么好烫,黄承洪下意识一看,发现自己的确良裤子被烧了一个大洞。中午回到家里,一直紧紧的夹着双腿,怕家里人发现裤子被烧。直到吃饭的时候,父亲发觉承洪的神态不对,就问是不是生病了,承洪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这越发引起父亲的疑惑,就进一步追问,承洪吓得赶紧放下碗就跑,父亲很生气,放下碗去追承洪,毕竟那时候他还小,最终还是被父亲追上。父亲把他带回家,照屁股狠狠地打了几巴掌,然后命令承洪跪下,交代事情的原委。承洪这才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事情经过。父亲听完后,问:“洪娃呀,知道你今天为什么挨打吗?”承洪怯怯地说:“因为我把裤子烧了。”父亲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说:“洪娃呀,看来刚才的打,你是白挨了,你还没有明白你今天错在哪里呀?今天打你不是因为你把裤子烧了。如果你回家来原原本本将事情说清楚也就没什么事情了,今天你也不会挨打的。今天打你是因为你出了事情却不敢承担,想瞒哄过去。岂不知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为人处事,不惹事也不要怕事,出了事情要想办法解决事情,而不是想法子隐瞒,一条裤子事小,烧了就烧了,可是如果一个人没有担当,不敢面对问题,那可就是一辈子的大事情了呀。洪娃,记住了呀,要做一个有担当,诚实的人呀……”

其实,父亲打承洪的时候黄承洪没有哭,但听完父亲的话,他的眼泪却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同样发生在父亲和承洪之间的另外一件事,也让承洪流泪了。那是承洪上高二下学期,当时距离高考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一天午饭后黄承洪正在教室里温习功课,听到班上的一个同学在教室门口叫:“黄承洪,你爹来看你了。”黄承洪稍微抬头看一眼,没有理会,继续低头看书。因为父亲几乎很少到学校看我们,黄承洪认为一定是同学跟他开玩笑。那位同学看黄承洪没有反应,又叫道:“黄承洪快出来,真的是你爹来看你了。”黄承洪这才放下书,朝教室门口走去,这时父亲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当看到父亲的时候,黄承洪的心猛地揪了一下,眼泪禁不住地流了下来。父亲看着承洪吊着的右手,脸色顿时阴了下来。黄承洪和父亲来到学校操场边的空地上,父亲一直阴着脸看着承洪不说话。为打破沉默,承洪问:“大爹,你咋来了呀?”父亲瓮声瓮气地说:“你手咋弄地?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呢,你娃子想瞒到什么时候?”停了一下又说:“我说每个学期都按时回去,咋这个星期让人带信说学习紧张不回去了,我一听就感觉有问题,自己的娃子啥心思当父母的会不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家里。要不是家里有些事情,昨天就过来了。”听了父亲的话黄承洪更是禁不住泪流满面。父亲看着承洪,等他情绪平复后又说:“你手到底是咋弄的呀?”黄承洪才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讲给父亲听。上体育课的时候要做引体向上,承洪的左手有残疾,当时体育老师也没有注意就让他上杠去做,结果没有抓紧从杠上掉了下来,他下意识的用右手去撑地,结果把右手弄的脱臼了,到医院去复了位。为了保证右手尽快好起来,医生要他把右手吊着。为了不让父母亲担心自己的事情,周末放假的时候黄承洪就让同村的同学带信回去,谎称说因为学习忙,这个周就不回去,让家里不要担心。没想到细心的父亲还是发现了问题,从来不到学校过问我们学习的父亲,竟然走了十几里路到学校来看三弟承洪。听完承洪的话,父亲说:“你娃子呀,叫我咋说你呀?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和家里说一声,闷声不吭,自己担着,你娃子的肩膀有多硬呀?你这样子我和你妈更操心呀……”听了父亲的话,黄承洪惭愧地低下了头。父亲从衣服兜里掏出2元钱递给他说:“以后有啥子事情要和家里说一声,不要再让我和你妈担心了。伤筋动骨不是好玩的,这2块钱你自己买些有营养的东西补补身体,地里还有活,我回去了。”看着父亲转身离去的身影,黄承洪的眼睛再次模糊了。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对我们所有兄弟都充满严慈。谁要犯了错误,就会严厉批评,日常生活中又对每个儿子充满慈爱。我们兄弟相继成家之后,父亲对每个儿媳妇和孙子、孙女们都一视同仁,充满关心和关爱。限于篇幅,不再赘述。

尽管父亲只有高小文化,但在我们记忆中,父亲喜欢看书。小时候,常常听父亲给我们讲《杨家将》、《薛刚反唐》等故事。后来,还多次看到父亲给不识字的母亲念诸如《水浒传》、《七侠五义》之类的故事。正是从小受到这类故事的影响吧。我中学之后,也渐渐喜欢起编故事、写小说,成为一个文学爱好者。起初每当有作品发表,我会主动拿给父亲看,父亲自然会鼓励一番。后来,作品渐渐多起来,就将出版成册的书送给父亲看。记得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犟河》出版后,送给父亲一本。那时父亲的眼病已经很严重,有时候会完全睁不开眼睛。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竟然从头到尾的看完了超过十五万字的《犟河》,而且和我进行了一次长谈,就其中民俗、婚姻、山水、人物描写,特别是写作初衷和里面蕴藏的深层次寓意等,发表了自己的许多评论和看法,着实令我大吃一惊。《犟河》出版后也得到不少文坛前辈的评价和鞭策,当然也有许多争议。华中师范大学一位教授甚至给我写信,希望我能够报考他民俗学专业的研究生。但是,真正能够领会我写作这部长篇小说本意,并能作出客观评价的,恰恰是只有初小文化的父亲,真是“知子莫若父”呀。后来,我又相继出版几本散文、诗歌和小说集,其中有不少作品父亲大体都看过。

记得2008年春节,吃团年饭,我向父亲敬酒时。父亲突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林子,你加入了省作家协会,也算是一个作家,我希望你写一本我们家庭的书,名字就叫《我的家庭》。”我当时回答说:“我确实早有这个想法,正在收集素材和构思,不过不是写我们家庭,我想写我们整个黄氏家族《三星和》。”父亲说:“这样更好,《三星和》更值得好好写一写”。此后,父亲又几次向我提及写书的事情。可惜,我有工作,文学创作只是业余爱好。创作一部以家乡、家族、家庭为背景的长篇小说,我一直在业余时间构想和写作中。非常抱愧,直到父亲去世,我至今仍然没有满足父亲的遗愿。

公元2011年9月5日凌晨2点半左右。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我惊醒。我当时的状态,则是似梦似醒,好像梦里正行走在故乡的山岗上。迅速起床一看,是五弟黄承浦从老家十堰打过来的手机。家中兄弟没有特殊情况几乎没有在深夜给我打过手机。一种不祥之感顿时袭上心头。我的手竟突然有些发抖,略微犹豫一下,才接通手机。

“二哥,老爹走了。”

老五这简单的一句话,却似炸雷,让我惊呆在哪里。其实,父亲除了患有眼疾,还有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尽管一直没有间断治疗,但农村医疗条件毕竟有限。我们兄弟一直动员父亲能够到大医院好好治疗,倔强的父亲就是不肯。父亲总是固执地认为高血压和冠心病是难以完全根治的老年病。已过古稀的父亲,总觉得自己活的够本了,总是不想让他的儿子们为此多化“冤枉钱”。扭不过父亲的脾气,我们只好让母亲请村卫生所的医生定期到家中为父亲治疗。这才使父亲的病症处于相对稳定状态。

记得高温假期间,我回去探望父亲。那时,我就发现父亲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甚至感觉到父亲已有老年痴呆症状。的确真爱不惑,我假期即将结束,要返回武汉那天晚上,父亲坚持起床陪我吃一顿饭,我也亲手为父亲喂了一些饭菜。没想到这竟然成为我与父亲最后的晚餐,最后的诀别。

就在我回到武汉上班后不久的一天晚上,父亲起夜时,高血压突发,不慎摔了一跤,由此病情加重,卧床不起。此后时常眩晕、气促、出汗、寒颤、恶心及昏厥,最终导致心力衰竭,猝然驾鹤仙去。尽管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是当噩耗真正降临自己身边时,总觉得如此突然,如此悲切,甚至如此不知所措。

当时,我还心存一种期望和侥幸的幻想,或许父亲还有一口气,我们还能够赶回老家看上父亲最后一眼。我急忙叫醒妻子,准备连夜开车赶回十堰。此时,妻子反倒比我冷静。她劝我,为了安全还是等天亮再走。

正在这时大哥也打来手机,证实父亲的确走了。我突然忍不住在妻子面前失声痛哭起来。妻劝慰我几句,开始默默地收拾衣物,整理行李。

我走进卫生间,脱光衣服,打开喷淋,让凉水浇撒我的全身,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我又忍不住声泪俱下,独自在卫生间嚎啕大哭一阵。走出卫生间,天仍没有亮。我打开电脑,进入博客,将我的博客完全调整成黑白颜色,以此表达对父亲的祭奠。期间,又忍不住几次落泪。抱愧父亲,孩儿不孝,我没能临终为您送别。

细想起来,面对父亲,我最为惭愧。父亲的六个儿子之中,起初我工作离家最近,目前我工作离家最远。记得刚参加工作时,我在东风公司铸造一厂,离家较近。那时父母身体也好,我经常可以回家看望父母。后来由于工作需要我由花果搬到张湾,再由十堰搬到武汉。对父母日常生活的照料越来越少。父母和兄弟们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平时家中没有大事,尽量不通知。兄弟妯娌们毫无怨言默默地替我和妻子分担了本应我们承担的孝道。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我知道,其他兄弟妯娌们都完全尽到孝道。

反倒是我,最为不孝。在父亲最需要照料的时候,我却远在他乡。尽管每次出差回十堰,我总是想办法在工作之余,抽空回家看望父母,亲自为父母做几个菜,陪父母喝喝酒,说说话,唠唠家常。所有的节假日,我都携妻带子回老家与父母兄弟们见上一见。但总体还是蜻蜓点水,来去匆匆。兄弟妯娌们把我们像客人一样看待,很少让我们做些家务,照料父母。原本的故乡,却成为我随时来去的客栈。原本的亲人,却常常如宾客一般接待我这四处漂泊的游子。虽然每次回家我总会给父母一些零用钱,但是我知道,这些不能代替一个儿子在父母床前应尽的孝道。尽管兄弟妯娌们,对我没有丝毫怨言,但是我知道,我抱愧于父亲,抱愧于母亲,甚至也抱愧于兄弟妯娌和家人们。此前,每当感到惭愧时,常常以“自古忠孝两难全”来安慰自己,来粉饰自己。当父亲去世时,则真切感受到“子欲孝而亲不在”是永远无法弥补的愧疚。

按照老家农村习俗,老人亡故之后,在出殡前的两晚,要唱“待尸歌”,超度亡灵。为此,我特意拟了两幅挽联,分别挂在大门口和堂屋门口。大门口挽联是:

劳碌一生兴家立业永葆勤俭本色

苍然千古仙逝而去举善德垂乡里

此联嵌有父亲的名讳“永举”二字,也算对父亲一生的一个评价吧。堂屋门口的挽联是:

深悲慈父去难留

多感佳宾来祭奠

秋夜风凉,寒意袭人。几个民间艺人,敲打着锣鼓,围绕着父亲的棺材,边走边唱,歌声婉转悲切。我们兄弟轮番跪拜在父亲灵位前,烧纸上香。当然,黄亚菲和黄秋闻,也体现出孙子辈的孝心,一直熬夜陪护爷爷最后一程。

不知不觉,到凌晨两点。我忽然听到灵堂旁边父母的卧室里,传来微弱哭泣声。我起身推门一看,竟然是母亲孤单地在哭泣。我轻轻走到母亲身边,劝慰母亲不要哭泣,注意身体,休息一下。没想到,原本文盲的母亲竟然悲切地说:“我抱愧你们,也抱愧你大爹,没有照顾好他,让他走在了我前头”。我顿时也随母亲嚎啕大哭起来。哭过一阵之后,我止住眼泪,开始劝慰母亲。我和母亲在相互的哭泣中交谈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劝慰住母亲,答应我不再哭泣,打起精神。我让母亲明白了,最应该抱愧的是我们兄弟,尤其是我。这些年来,母亲和父亲相濡以沫,彼此照顾。这一切原本是我们做儿女应尽的责任。特别是我,从小就多病。为了给我治病,父母四处奔波操劳。祖母,更是操碎了心。也给兄弟们带来不少麻烦。而到后来,我对家庭的体恤照顾最少,所以最当抱愧的是我。我特意写下《祭父文》:

呜呼吾父,苍然而故。天地垂泪,雨洒村户。

三七出生,寿七十五。乳名天赐,因其遗腹。

名讳永举,一生劳碌。祖母哺育,含辛茹苦。

年少好学,用心读书。念至初小,家贫辍读。

略知书文,晓通算术。柏林大队,做过财务。

廉洁之风,有目共睹。繁荣文化,娱乐农户。

乡村剧社,演过地主。娶妻柯氏,名唤昌英。

夫妻恩爱,相依相扶。生有六子,业林洪湖。

又及浦涛,都立门户。育吾兄弟,备受艰苦。

中间万万,不忍卒书。嫡传六子,皆娶媳妇。

华荣兰艳,云莹入户。如同亲女,妯娌和睦。

又添孙女,人丁旺户。亚菲秋闻,春钰浩楠。

傲雪子君,还有思睿。家大口阔,众人羡慕。

吾父高风,首推严慈。教子严厉,待人慈厚。

合其人格,高山仰顾。不作诳言,从不跋扈。

大小亲疏,不分薄厚。一视同仁,和睦相处。

勤俭本色,一生坚守。德垂乡里,总兹所述。

家道日盛,当享清福。呜呼吾父,悄然千古。

为儿不孝,悔泪如注。跪拜灵前,长歌当哭。

养育深恩,涌海难补。人虽入土,灵则万古。

驾鹤仙游,蓬莱晚秋。谨怀敬仰,诵此祭文。

哀凝心上,热泪两行。兄弟同案,手足情长。

赡养母亲,请父安详。呜呼哀哉!乾坤之殇。

遗泽子孙,德合无疆。同享宗杞,龙凤呈祥。

吾父天德,儿伏尚飨。

缠绵秋雨,下个不停,这是天地也在为父亲的逝去而动容、落泪吧。记得父亲出殡时,雨下得很大,但是所有的亲戚和整个村组的乡邻们都冒雨来为父亲送行。或帮助举花圈、或帮助抬棺材、或帮助拉绳索。哭声、雨声、锣鼓声、鞭炮声,交汇在一起,花圈、挽联、遗像、灵牌、白孝布,送葬的人群、如注的大雨,构成震撼人心的场面。父亲的坟墓就在祖母坟墓的旁边。看着祖母的老坟和父亲的新坟。我们兄弟和妯娌们真可谓泪与雨同流。

父亲出殡后的接下来三天里,我们兄弟每晚都要去上坟烧纸,在父亲的坟前点上一堆篝火,为父亲照亮去往天国的道路,祝愿父亲一路好走,永远安息。

我敬爱的父亲,就这样走了。匆忙地走完七十五岁的人生。父亲和祖母一样,并没有给我们留下物质财富,却为我们留下坦诚为人、宽厚待人、勤俭持家的家风和本色,这将是惠及我们子孙最大的精神财富。

父亲曾是坏明星,他扮演过不少坏人。但在现实中父亲则是乡亲们眼里最为老实善良的人,在我们眼里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有道是:

父亲曾是坏明星,其实为人最真诚。

艰辛一生多磨难,生育六子众人羡。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