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日志

 
 
关于我

“细小山涧溪水,微弱荒野竹风”。 网络是虚拟的,为人是诚实的.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故乡三绝:八百里武当山、三千米神农架、亿万年恐龙蛋

网易考拉推荐

【黄承林原创】作家的地标(文学随感))  

2017-04-28 14:14:05|  分类: 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家的地标

黄承林

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地标。城市的地标往往是具有独特地理特色的建筑物或者自然物,比如武汉的黄鹤楼、杭州的西湖。我们可以把这个地标作为参照点,确定自己身在何方,可以往何处走。不过地标并没有地理标准,摩天大楼、教堂、学校、工厂、寺庙、雕像、灯塔、桥梁等都可以成为一个城市的地标。于是一个城市可以有多个地标,构成城市的地理参照系。比如,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八达岭长城、故宫、颐和园、圆明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家大剧院,国家体育场(鸟巢)等,上海的外滩、东方明珠电视塔、南浦大桥等,再如武汉的龟山、蛇山、古琴台、汉口江滩、汉正街、沌口的东风公司总部等。

按照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我们看一个事物应该分两个层面,一个是物质层面,一个是精神层面。因此,城市的地标,也应该从两个方面来定义和定位,一是地标本身的物质特性,比如建筑物本身的造型、高度、规模、功能、个性特征等,二是地标的精神层面价值,这更为有意义。比如武汉的黄鹤楼,其精神及人文的价值,就远远高于其建筑本身的价值。说起黄鹤楼,人们很少去关注此楼到底有多高、有几层?毁建了几次?建筑投资几何?等。恐怕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崔颢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或是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再或苏东坡的“黄鹤楼前月满川,抱关老卒饥不眠。夜闻三人笑语言,羽衣着履音空山。”等等。很显然,经典的城市地标,其精神层面的定义往往高于物质层面的定位。一个地标不仅仅是城市里的一道风景线,更应该是一道精神的驿站。

那么,对于一个作家而言,是否也应该有自己的地标呢?答案应该是肯定。

其一,文学具有地标性特征。我觉得任何作家及作品,都难免会贴上地域的标签,比如北京的老舍、王蒙,陕西的贾平凹、陈忠实,湖北的方方、刘醒龙,江苏的陆文夫、苏童,藏族的阿来等,优秀的作家及作品会成为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独特而庄重的文学地标,让人着迷、令人神往。比如池莉笔下的“吉庆街”、范小青的“裤裆巷”等,都无疑成为渗透了精神磁场和醇厚情感的文学地标。

其二,作家创作都有自己熟悉而贯通的地气。一个作家写作中呈现出的物质性与精神性特征,都必须在自己熟知的地理、地域的范畴及感觉中寻求依赖和支撑。即便是非常优秀的作家,也一定有自己的物质的出发地和精神的回返地。惟有如此,其作品才能真正有灵性、显个性、接地气。一部作品的创作不仅取决于作家的人生经历、生命体验等因素、还取决于作家内在精神的生成过程中,精神境界所处的“位置”,审美判断所在的“方位”及精神价值取向。

其三,一部作品必须有其中人物赖以生存的地域、地脉和地缘等特定的背景,无论是现实或是虚构的世界里,一个特定的故事,就需要有特定的文本地标来进行烘托和呈现。

因此,作家的不仅应该有作品的物质地标,更应该有感召人的精神地标。对于一个作家而言,或许写作就是一种宿命。但是,如果把写作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或许更会感觉到惬意许多。这一点对于非专业写作的业余作家而言,尤为重要。我们或许始终难以树立一个丰碑式的地标,但是,必须有这样的理念和认识。

我觉得,一个作家就好比一个地标项目的创意者及实施者,必须注重体现自身地域性和独特性。真正的写作决不是简单地文字堆砌,而是要倾注自己的体温、气味和情绪,甚至精神和灵魂。作家在牢牢把握想象的源头和支撑点的同时,也要从更高的层面,更大程度上注重地脉、地气和地缘的扩张,构筑人文、精神、心理、文化的多维坐标,体现自身作品的力度、气度和个性特征,要勇敢地贴上自己专属的标签。

我一直认为,一个作家,无论著名或不著名、专职或业余、男性或女性、青年或中年,都应当从内心深处去探寻和彰显人性的光芒,构筑属于自己的文学地标。刘醒龙说:“作家不是思想家而是惊醒者”。面对文学,既要有本能的敬畏、谦卑、忧患和责任意识,更要忌讳心浮气燥、华而不实。作家注定是一个孤独的耕耘者,作家的地标,首先根植于自己的脚下,然后拓展到自己生活的地域、区域,进而跨越时空向外不断延伸。作家的地标,有效的载体和呈现方式并非作家本人的身份地位和社会活动能力,而在于作家的作品。恰如方方所言:作家最终要靠作品说话。陈忠实正是确定为自己写一部死时可以垫棺作枕的书,才有《白鹿原》。可以说,《白鹿原》就是陈忠实的文学地标,它也因此成为中国文学在陕西的一个地标、在全国的一个地标。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