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日志

 
 
关于我

“细小山涧溪水,微弱荒野竹风”。 网络是虚拟的,为人是诚实的.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故乡三绝:八百里武当山、三千米神农架、亿万年恐龙蛋

网易考拉推荐

【黄承林原创】小时候,可以成为所有故事的开头  

2016-11-27 08:57: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可以成为所有故事的开头

最近阅读微信中发表的一些文章,颇有一些感触。过去好像讲求开宗明义,直入主题。现在大多会从讲一个故事开始,慢慢地切入到主题上,娓娓道来,读起来着实有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这或许是一种改良和进步。我发现,不少作者讲故事,喜欢从自己“小时候”开头。何以如此呢?我想大概是年轻的作者,希望增强时间的跨度和历史的厚重感吧!说起小时候,便会让人觉得作者现在成熟了,不小了。不过,仔细想想,小时候,着实可以成为所有故事的开头。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要从小时候走来,甚至每件事也都可以从小时候说起。譬如,中国人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也都可以从小时候说起的。

【黄承林原创】小时候,可以成为所有故事的开头 - 黄 -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小时候,家里很穷。上山砍柴,然后卖给供销社,成为当时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那时候,没有液化气、天然气之类的新能源,砍柴烧火做饭也是基本的前提。其实,砍柴不仅仅是一个体力活,也是一种山里人的基本技能。比如,你是砍引火柴,还是砍烤火取暖的柴,或是蒸馒头、下面条,熬苞谷趁儿的柴?那可是不一样的。再比如,你砍柴是卖给供销社的话,花柳杆、冬青木、其他杂木,其收购价格也是不一样的。

当然,要砍这不同的柴木,你要翻过的山,走过的路也是不一样。又比如,你砍柴所能担负的压力,所能挑起的重量,确实又与你的年龄、体质、身高,身体状态,甚至精神状态,有明显的关联。甚至还与你一起砍柴的伙伴关系,也有直接影响。那时候,农村的孩子每逢周日和学期放假时,都会上山砍柴,大家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大多以生产队的划分而形成自然组合,或是按照年龄年级的差别而分隔。

我从小体弱多病,个子不高。因此,年龄大,体质好,身材高,能够挑起很重柴火的同村人,总是让我羡慕和钦佩。不过,我也有我的砍柴技巧,我喜欢砍松树上的“吊干枝”,爬上松树林,砍松树上的一些枯枝,我可以从一颗松树,跨越到另外一个松树上,在树上不间断的砍“吊干枝”,感觉自己如同孙猴子一般的轻巧灵活。而这恰恰是身材高大、体重的同村人,所做不到的。

小时候,家里几乎没有做过单纯的大米饭。祖母,或是母亲,总会把大米先煮成五成熟的状态,捞起来,把米汤盛在一个瓷盆里。然后,再在锅里放一些配菜,比如红薯、南瓜、萝卜丝、豇豆等,一起蒸熟,搅拌在一起吃。即便这样,能够吃上一顿菜多米少的大米饭,也是不多见的。多半是家里来了客人,或是新米下来,家里改善一下生活。大多的时候,我们只能吃红薯苞谷趁儿,或南瓜苞谷趁儿等,总之,红薯,苞谷、南瓜等杂粮,却成为主要口粮和家常便饭。吃纯大米饭,几乎是一种奢侈品。不过,那时候的大米,纯洁,清香,吃起来充饥解馋。不像现在,竟然会有毒大米。我一直搞不懂,社会进步了,经济富裕了,为啥吃大米反倒不放心了。很多人开始在农家乐里,品味红薯米饭,萝卜丝米饭,南瓜米饭等,并大加赞赏,味道真好,饭菜真香时。我真想,告诉他们,这东西,偶尔尝尝可以,其实吃多了伤胃的。过去穷人吃的如今富人花钱找着吃,我真不知道这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还是倒退呢?

小时候,祖母和母亲炒菜,放油都很少。不是因为她们懂得养生的道理,而是把握生活的节拍。那时候,香油、菜籽油、豆油之类的,是在生产队按照工分和人头,计划分发。猪油则是取决于各家各户自己一年杀一头猪的大小。炒菜少油,是为了细水长流。否则,就会炒菜断油。菜里有油才能香。那时候,最幸福的时刻,是临近春节杀年猪的时候。菜里充满着诱人的解馋的油星味。现在,炒菜你想放多少油,就放多少油。但是,总是感觉到饭菜油腻而没有当初的食欲和口感。医学专家更认为,吃太油腻的东西不利用健康。可是,那时候,炸油条、炸拓面、炸油角,总之,油炸食品,都是用来招待珍贵客人,或是在特殊的节日才能吃到的。我记得,祖母炸油角,摊煎饼,烙油馍的厨艺很高,她老人家也喜欢吃这些东西。

小时候,我得过一种怪病。不仅偷吃木炭,还偷吃食盐。那时候,有一种食盐,是大小不等颗粒状的晶体,据说是海盐。我经常趁大人不注意时,偷偷抓一些藏在衣兜里,躲在无人的地方像吃糖块和冰糖一样,享受食盐的味道。奶奶曾经告诉我,盐是百味之首。炒菜时,锅里甚至可以缺油,却其他任何佐料,但是唯独不能缺盐。奶奶说,盐里有碘,吃盐就不会得粗脖子病。记得那个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患粗脖子病的人。我希望他们也能和我一样偷盐吃。不过,好像我偷吃的那种颗粒盐,其实并不是家里炒菜用的,而是生产队用来喂牛的。也就是说,我那时实际上是偷吃了牛饲料。所以,队上的大人孩子,把这看成一个笑话和趣事。因此,也就原谅了我偶尔的“偷窃”行为。事实也是如此,当我的怪病治好之后,我也就不再偷吃木炭和海盐了。

小时候,家里平常炒菜是不放酱油的。一般情况下,每家每户会在夏季里,用黄豆晒制豆酱。炒菜时,以黄豆酱代替酱油。条件好的家庭,才会去打一些散装的酱油。那时候,酱很香,有时甚至成为油和盐的补充品,或替代品,如果炒菜时油、盐不够时,就多放些酱油,增加菜的色彩和味道。小时候,如果大人吩咐那个小孩去打酱油,算得是一种信任和褒奖。

以前的酱油都是零卖零买的,自己拿着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给你称多少,这就叫打酱油。如今“打酱油”却成了一个网络用语,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与自己无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回帖说:“关我鸟事,我出来打酱油的……”。可见,此打酱油非我小时候的打酱油呢!那时候酱油瓶,一般是喝光酒的白酒瓶,打一瓶酱油,提在手上,走在老街上,有一种神采飞扬的感觉。但是,心里却多少有些紧张。因为,偶尔会看到一些小伙伴,不小心摔在地上,摔碎了酱油瓶,把酱油泼了一地,坐在地上忏悔哭泣。我很庆幸,记忆中,我从来没有打破过酱油瓶子。好像我们兄弟几个都没有打破过。左邻右舍都夸赞说:你看,天赐的几个儿子,做啥事都沉稳靠谱,将来准会有出息。天赐,是父亲的小名。父亲是遗腹子,他却有六个儿子。这就是上天对父亲的恩赐吧!

 

小时候,我真的喜欢吃醋。不过,这醋也是真的酸醋。尤其是吃面条时加些酸醋,味道会更好。而炒酸辣大白菜,酸辣土豆丝之类的菜,醋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调味品。记忆中,早先家里的醋是自制的,如果家酿的黄酒没有做好,有些发酸的话,就会把这种酸酒熬制成醋。后来,也像打酱油一样,打散醋。再后来才有各种品牌的瓶装醋出现商店里。据资料介绍说,中国著名的醋有广灵登场堡醋、岐山醋、山西老陈醋、保宁醋、、镇江香醋、天津独流老醋、福建永春老醋、河南老鳖一特醋及红曲米醋、原香醋等。所谓的中国四大名醋分别为:山西老陈醋、保宁醋、镇江香醋、永春老醋。据说经常喝醋能够增强食欲,促进消化,降低血压,降低血脂,消除疲劳等,醋还可以治感冒的作用。我自己感受最深的是,如果喝醉酒了,吃一碗家乡的酸合汤,或者酸浆面,不仅可以解酒,胃里也会感觉舒服很多。而三合汤喝酸浆面里自然少不了醋这个基本的调味品。

醋,原本是厨房里的一个调味品。不过吃醋却衍生出生活和情感的两种不同的版本。在情感里,吃醋是男女关系中的妒忌的同义词和比喻语,据传这个典故出自唐朝的宫廷里,唐太宗为了笼络人心,要为当朝宰相房玄龄纳妾,大臣之妻出于嫉妒,横加干涉,就是不让。太宗无奈,只得令大臣之妻在喝毒酒和纳小妾之中选择其一。没想到房夫人确有几分刚烈,宁愿一死也不在皇帝面前低头。于是端起那杯“毒酒”一饮而尽。当房夫人含泪喝完后,才发现杯中不是毒酒,而是带有甜酸香味的浓醋。从此便把“嫉妒”和“吃醋”融合起来,“吃醋”便成了嫉妒的比喻语。我到觉得多吃生活的醋,少吃情感的醋,可能更利于身心健康与家庭和谐呢!

 

小时候,家里大多数人基本上没有喝茶的习惯。茶,主要是用来招待客人的。那时候,招待客人似乎是烟、酒、茶的顺序,见面先递烟,然后就上桌喝酒,酒后才开始喝茶。小时候,喝茶没有品茶的概念,就是为了解渴。夏季也有用作防暑降温的。不过,那时茶壶里放的就未必是茶叶,有可能是薄荷叶,鱼腥草之类熬制的特殊茶水。我喜欢喝这类的茶水,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后来,参加工作了慢慢开始有喝茶的习惯了。可惜,我胃不大好。根据医生的建议,所以,我索性就戒喝茶了。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就喝白开水。

中国人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还真的可以从小时候说起,话题也可以延续到现在。尽管,对我而言,七件事中,似乎正好首尾两件事,一是砍柴,二是喝茶,现在染指颇少了。但是,从小时候留存的记忆,还是镌刻在脑海里,难以磨灭。

真的觉得,小时候,几乎可以成为所有故事的开头。你不妨也可以从小时候说起。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