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日志

 
 
关于我

“细小山涧溪水,微弱荒野竹风”。 网络是虚拟的,为人是诚实的.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故乡三绝:八百里武当山、三千米神农架、亿万年恐龙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拜望武大朱雷教授(图)  

2016-01-03 12:03: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望武大朱雷教授


        原创:黄承林

 这个元旦假期,我没有回老家。而是受恩师田兴志委托,携家人一起拜访探望了武汉大学历史学院的退休老教授朱雷先生。其实,我和朱教授此前并不认识,也未曾谋面。就连委托人也因多年没有联络而不知其近况和详情,我是几经周折才打听到朱教授的联系方式和住址。
        2016年元月2日,武汉天气不错。尽管没有明媚的冬日暖阳,但是感觉空气清新,四周洋溢着新年的气息。我们一大早,便从沌口出发,驾驶东风A60前往位于武昌珞珈山的武汉大学,一路比较畅通,我们很快就来到武汉大学,找到北三区的朱雷教授的家。朱教授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屋。我忽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精致的图书馆。眼前的客厅,书柜、书桌、茶几、地板上几乎全部摆满图书,整个房间全是书的世界,勉强留了一些落脚的地方。我顿时被朱教授家的书香气息所笼罩,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顿时打消了我的紧张和顾虑。
   朱雷教授是我师傅田兴志的老师,这样算来,我应该称其为“师爷”,而朱教授生于1937年5月,恰巧与我父亲同年同月出生,年龄上算来,是我的“父辈”。如此说来,我和朱教授还真有些缘分。于是,几句寒暄之后,我们颇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两个人立刻如同熟人一般攀谈起来。


  

[原创] 拜望武大朱雷教授(图) - 黄 -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朱雷教授,浙江省海盐县人,生于上海,1962年武汉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旋即留校任教。历任武汉大学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社科基金评审组成员、(美)罗杰伟唐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中国唐史学会会长、中国史学会理事、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理事、湖北省中国史学会副会长等职,又任浙江大学、天津师大、陕西师大、江西师大等校兼职教授、客座教授。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专攻魏晋南北朝隋唐史暨敦煌吐鲁番研究,代表作为《敦煌吐鲁番文书论丛》,同时主编、参编《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隋唐五代史》等多部重要书籍。

尽管目前朱雷教授因为年龄关系已经退休,闲赋在家。但是他依然没有中止自己的学术研究,依旧在从事与之相关的学术研讨活动。朱教授告诉我,前不久,他再次应邀奔赴新疆参与学术考察,并游历了中哈边境。
 

[原创] 拜望武大朱雷教授(图) - 黄 -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我向朱教授赠送了三本我的文学拙作,请其斧正惠存。也向朱雷教授谈及我曾经两次到新疆旅行的一些粗浅感受,以及我对我国民族政策的一些粗浅的理解和认识。总体上我认为我国的民族政策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不断优化和完善,已经达到历史的最好时期,但同时也进入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国外敌对势力分裂中国的野心始终不死,他们无时不刻都在挑唆中国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和文化冲突,妄图分裂我国,而新疆和西藏则是最为敏感和关键的地区。

[原创] 拜望武大朱雷教授(图) - 黄 -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没想到朱教授非常赞成我的观点,话匣子由此打开,朱雷教授便向我谈及他对“新独”、“藏独”,乃及新出现的“港独”等一系列问题的看法。朱雷教授娓娓道来,让我受益匪浅。
 

[原创] 拜望武大朱雷教授(图) - 黄 -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交谈之中,我自然不忘这次拜访的初衷,郑重转达了他的学生田兴志对他的祝福和问候。一下子,又将时光拉回到五十多年前。朱雷教授便给我讲起,1965年,也就是我刚刚出生的那一年,他带来他的学生在湖北孝感参加社调及“四清运动”,谁曾想,有位学生却在一次游泳中溺水而亡,他和学生田兴志组织处理丧事,为这位英年早逝的学生守灵之事。自然也谈及他的其他学生的一些轶事。从这些五十年前的回忆中,我感受到朱教授细心和他对每一个学生的关心与爱护。我自然也向朱教授简要地介绍了我所就职的东风公司的一些情况和我负责的相关工作情况。没想到,他居然给我讲起,七十年代东风汽车热销紧俏,他做武大历史系教研主任时,为了给系里“创收”,他亲自委托其在“二汽”工作的一位当领导的学生,帮助他搞到一个计划内的车辆指标,“倒卖”一辆东风汽车的事来。我玩笑地说:“您当时也太胆小了吧!一个大教授,才倒腾一辆东风车,至少也是十辆、百辆的倒腾,那就发大财了。”朱教授微笑着说:“那时确实不敢,就算倒腾这一辆,为系里也就挣了四千多块钱,都有些提心吊胆的。做生意和做学问,还真是两回事哦。”我想也是,做学问就是要守得清贫,耐得寂寞,这样才能专心、专注。

看着朱教授满屋子的图书,嗅着朱教授满屋子的书香气息,我感受到朱教授精神的富有和内心深处的满足。用朱教授自己的话说:我这辈子,其实并没有留下什么财富,也就是这一屋子舍不得丢弃的书籍和资料吧!

不知不觉我们聊谈了近两个小时,我依依不舍地走出朱教授的家,朱教授满屋子的书籍,似乎还在我的脑海里留存。我不禁扪心自问:我这一辈子又能够给后人留下一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