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日志

 
 
关于我

“细小山涧溪水,微弱荒野竹风”。 网络是虚拟的,为人是诚实的.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故乡三绝:八百里武当山、三千米神农架、亿万年恐龙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以文化点亮“荒凉”的价值——缅怀张贤亮先生  

2014-09-28 13:34: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文化点亮“荒凉”的价值

——缅怀张贤亮先生

       【原创】以文化点亮“荒凉”的价值——缅怀张贤亮先生 - 黄 -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惊悉著名作家张贤亮先生逝世,缅怀之情油然而生。我曾经现场聆听过贤老的一堂“文化讲座”,与贤老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吧。记得当时已经年近古稀的贤老,态度谦和,语言犀利,两个多小时的讲座,用“意识流”的方式娓娓道来,通俗易懂,非常精彩。比如贤老讲:“文化大无边,可说吃喝拉撒睡里都有文化,譬如我们常挂在嘴头的茶文化、食文化、酒文化……每种东西里都有文化。”贤老认为:“文化就是力量,就是感召力。文化精神力量,对于造就一个大国有着重要作用。”并且痛心疾首地说:“而我们现在,文化混沌,杂乱无章,还没有建立起人的终极目标。中国人的核心价值观、人生观、信仰都非常短缺,文化秩序也相当混乱;用以感召人们的核心文化精神蒼白无力,多数人心中除了钱之外没有支撑,找不到精神家园。”等等,贤老大胆直言的个性,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并由此钦佩不已。可惜那次课后,我见找贤老当面请教、签名、合影者众多,也就没有上前去凑热闹,而是独自悄然离开现场。总以为今后一定还有机会与贤老谋面的。谁曾想,我与贤老今生竟然只有这一面之缘,而且是我已认得贤老,贤老却并不认得我也。如今,贤老苍然而逝,内心遗憾之余,缅怀之情油然而生。

贤老在中国文坛算得一位传奇人物。祖籍江苏盱眙,1936年12月生于南京,中学时期即开始文学创作,21岁时因发表诗歌《大风歌》被划为“右派分子”,押送“农场改造”长达22年。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恢复名誉,重新执笔,先后创作了大量颇有影响力的小说、散文、评论、电影剧本,成为中国当代重要作家之一,曾担任宁夏文联主席、六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我对贤老的敬重,并不在于他曾经担任过的这些职务,而是钦佩贤老文学创作的大胆开拓,文化产业的创意探索和公益慈善的仁爱之举。

就文学创作而言,贤老可谓是大胆的开拓者,被视为中国新时期“第一个突破性禁区的作家”。说来惭愧,我并没有读完张贤亮的全部作品,但是像《灵与肉》《绿化树》《青春期》《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牧马人》等代表作,则都阅读过。特别是《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发表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刚刚改革开放不久,而我则正处于青春骚动的年龄。因此,这篇小说在当时引起广泛的关注和争议,褒贬不一。记得我当时就是在《作品与争鸣》杂志上看到的这篇小说。看过之后,可谓是亢奋不已。

贤老不仅是一位著名作家,更是文化产业的睿智者。正如贤老所说:“文化产业只需要一个聪明的头脑便可以点石成金。”正是凭借贤老的文化预见性和文化洞察力,他以文化点亮“荒凉”的价值,以79万元起家创办镇北堡西部影城,现在的资产已经达到几十个亿元。如今镇北堡西部影城已迅速发展成为中国西部最著名的影视城,是宁夏集观光、娱乐、休闲、餐饮、购物、体验于一体的重要旅游景区和中国西部题材、古代题材的电影电视最佳外景拍摄基地。被国务院和文化部评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项目保护性开发综合实验基地”;被国家旅游局评为AAAAA级旅游景区,同时获得三项殊荣的旅游景区全国独此一家,被宁夏回汉乡亲誉为“宁夏之宝,中国一绝”。有人说张贤亮是在“出卖荒凉”,但张贤亮认为,他并不是在出卖荒凉,而是在出卖文艺,出卖创意,出卖智慧。

其实贤老在年轻时期经受的蹉跎和磨难,使他的精神气质里自然而然地渗进了一种悲剧色彩,一种愤激、悲怆的孤独感。如同他自己所说:“心灵的深处总有一个孤独感的内核”。可以想象,二十多年的生活磨难,他从生活的底层汲取了酸甜苦辣毕备的人生经验,对他作品的艺术氛围,感情基调,语言色彩等起着重要的潜移默化作用,形成他那雄健、深沉、凝重并富有哲理性思辨色彩的艺术风格。曾经有过的险些饿死的经历,更使他发自内心深处对贫困者的同情与怜悯。于是,贤老以个人名义每年捐赠150至180万元对宁夏贫困的患者实施“救生行动”,他关爱弱势群体的行动在社会中起到了巨大的反响。得知贤老病逝,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表示悲痛万分,并以自己的书法作品“仁者无忧”表示悼念,望贤亮先生“一路走好”。我想“仁者无忧”恰恰是对贤老公益慈善之举的一个贴切的赞誉。

贤者作文,亮者点金,仁者无忧,逝者如斯。谨以此短文缅怀贤亮先生,表达哀思之情。

 

【背景链接】 

张贤亮,男,国家一级作家、收藏家、书法家。1936年生于南京,祖籍江苏盱眙县。代表作:《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立体文学作品:镇北堡西部影城、老银川一条街。早在50年代初读中学时即开始文学创作,1955年从北京移居宁夏,先当农民后任教员。1957年在“反右运动”中因发表诗歌《大风歌》被划为“右派分子”,押送农场“劳动改造” 长达22年。1979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平反恢复名誉,重新执笔后创作小说、散文、评论、电影剧本,成为中国当代重要作家之一。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文联副主席、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宁夏分会主席等职,并任六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2014年9月27日,著名作家张贤亮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78岁。

张贤亮主要作品:短篇小说《灵与肉》、《邢老汉和狗的故事》、《肖尔布拉克》、《初吻》等;中篇小说《河的子孙》、《龙种》、《土牢情话》、《无法苏醒》、《早安朋友》、《浪漫的黑炮》、《绿化树》、《青春期》、《一亿六》等;长篇小说《男人的风格》、《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习惯死亡》、《我的菩提树》《习惯死亡》以及长篇文学性政论随笔《小说中国》;散文集有《飞越欧罗巴》、《边缘小品》、《小说编余》、《追求智慧》、《中国文人的另一种思路》等。曾三次获得全国优秀小说奖(1980年的《灵与肉》、1983的《肖尔布拉克》、1984的《绿化树》),多次获得全国性文学刊物奖,有9部小说改编成电影电视搬上银幕(《牧马人》、《黑炮事件》、《肖尔布拉克》、《龙种》、《异想天开》、《我们是世界》、《男人的风格》、《老人与狗》、《河的子孙》)等作品译成30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发行,成为中国新时期以来的作家之一,在国际上有广泛影响,美国《纽约时报·书评》、《时代周刊》、《远东经济评论》、英国《卫报》、新加坡《海峡时报》、日本《产经新闻》、德国电视台、瑞典电视台等世界著名新闻媒体都对他十分关注,国内中央电视台及各省市电视台都对他做了大量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0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