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水竹风--黄教授博客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日志

 
 
关于我

“细小山涧溪水,微弱荒野竹风”。 网络是虚拟的,为人是诚实的. 以原创的本真写出自己的风格, 故乡三绝:八百里武当山、三千米神农架、亿万年恐龙蛋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问红黄中有(代序)  

2012-08-06 08:14: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红黄中有(代序)

牛维佳

 和黄承林相识是在一次“东汽”的笔会上,当时我给他们讲文学创作。看到他的名字,总觉得挺耳熟,好像在哪首诗中见过,几番交道之后再一想,原来那首小诗还恰恰就是敝人的《问红黄中有》:“问红黄中有,霜重可识秋。金锦承林处,山水已熟透”。其中“黄”“承”“林”这几个字竟然被无意地裹挟其中,人未曾谋面,诗先交道了,难怪耳熟!经此一巧我便对他有了印象。以后又在《新作家》和《都市小说》中给他发表了几篇小说。

黄承林的小说创作已经表现出一些特色来,这便是关怀众生,用情真切。不过这并不是说在描写人的隐情私欲时,他也是板着一张面孔,其实在这类题材和内容上他一点也不手软,他可以同样抖动一根柔肠。他的作品多为现实主义的,但是写法并不拘泥一格。像《治丧》一类的作品,有其浓重的现实批判意味,把当今的功利、浮躁、私欲等人性的劣质性表现得比较到位。也有描写亲情的《真爱不惑》、《临窗听雨》,和关爱自然的作品《其啸也歌》。此外还有荒诞小说《色梦伊甸园》等。他的文笔是流畅和随性的,并不太讲究中短篇小说的检点和章法,时不时还有即兴一发的恣意。这便是他割舍不掉的叙事欲望牵动使然,为此他有时候甚至放弃了对故事性的刻意追求。

使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中篇小说《治丧》。作品说的是在一个普通的国企工人意外死亡之后,围绕着治丧展现了种种人物和事,读罢让人倍感世态炎凉。作品中的“我”,是死者的朋友,此人不仅够朋友,还是个有头脑有办法的人。他的办法既有做人的正义的坚持,又有经世致用和利害权衡的小谋略。从身份上来看,他也就是这个国企小有名气的文学人,平时以诗歌小说散文见长。但他既是文学人,就有融会贯通生活的智慧和见地。在他的帮助下,一个普通工人的丧事被办得还算体面。不然别说那个厂的副厂长不会参加遗体告别,就是车间主任也都不一定会去。在这里,人的势利和无情由此可见一斑。如果说当今的社会公平还只是个理想,还存在着等级的差别,那么这个差别的特征就是权势和财富之分,这早就是个不争的事实。作者对人性的刻画并未到此罢手,在写到那位副厂长不得已来到死者家探访时,这位国企的高管竟然不失时机地猥亵和挑逗死者的女儿。还声称在给死者的安葬费中,有两百元是给死者女儿的。就像嫖妓付费一样,一次结清,并且当着死者家人面。而死者的女儿竟然把这种钱收了下来。这就为作品渲染的悲情又着了上重重一笔。它展现的可憎之处是,卑鄙下流可以公然的大行其道,即便被告了官也断无被免职下课之虞。而这一切就发生在一个堂堂的国企中。另一方面,人们在这无耻的给于和接受中不仅看到了廉耻尽丧,更痛切地感受到了一种生存的无奈。这也揭示了一个更大的悲剧,就是道德的沦丧。

早就听到很多人在问: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从哪儿钻出来这么多不要脸的人,他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而作者黄承林作品的这些片段就是描述良心如何被狗吃了,写得很是到位,一点也不手软。黄承林本人就是一家著名国企的高管,对国企自然十分了解,他笔下的人和物经常冒出一些国企员工特有的做派和摸样。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这些人物变了又变,有的成了锐意进取的改革者,有的则成了捡了便宜的新贵。显而易见,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着很大的贫富差距,你从这些国企人员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这当然不光是指他们天壤之别的收入,而是包含了如同权贵和贫民之别的全然不同的地位和做派,同在一个企业却是贫富两重天。黄承林的笔下算是冷静的,他给读者的只是一个又一个故事,而从这些故事中我们不仅看到了眼泪,也感受到了温绵如云的情动,和生生不息的生存的欲望。

对他以前和现在的作品我有过比较,和一些在文学上附庸风雅的企业人士不同的是,也许黄承林对文学的爱好最初只是一种精神寄托,是扫荡无聊打发单调的需要。只是不知不觉中越玩越当回事,越玩越认真了。他的作品有着浓厚的生活情趣,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够从中读到这些鲜活文字的原因。但他的作品富有生活实感的部分相比较来说要显得精彩一些。也许大量的素材他是不需要刻意挖掘的,只是从他的指缝里流落出来的就够他用了,这当然得益于他的工作背景,而他又是个有心人。也许也正是这个原因,他的有些作品为了营造真实感而有意淡化人为的痕迹。不过,在我看,如此一来也就削弱了艺术的张力。艺术的真实其实是个小气量的小女子,你若是忽略了她,她会满脸怨色暗淡无光,只有当你赏识了她,她才会与你笑脸相迎。毕竟艺术的真实较之生活的真实对人心更具有穿透力,问题是怎么使用它。好在黄承林的另一些作品已经逐渐对此有所意识,那苛刻的小女子已然巧笑倩兮绽放出笑脸来。

如前所述,他的小说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有着现实批判意味的作品。这些作品反映了他对人性之恶的厌恶与批判,和对正义善良的呼唤,你可以感受到作者的爱憎和情感的涌动。这也使我想起前边说的那首诗“问红黄中有”来,在我看,唯有这“红”才最为艳丽可贵,最能体现一种内心的操守。在这里,我也将这首小诗一并赠与他。

 2012年7月24日写于东湖

(注:本文为黄承林中短篇小说集《相约异城》的代序,作者系《都市小说》文学杂志社社长\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9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